無標題文檔
  • 收藏本站
波克城市棋牌官方下载 無標題文檔

資訊中心

運營商初戰“移動互聯”失利

時間:2013-07-10  作者:admin  

  近日,有中國移動用戶收到官方發來的短信稱,“業務變更的影響,自2013年7月10日起,飛聊將無法發送和接收"飛信"信息,如果要繼續與飛信好友聯絡,請下載最新的飛信客戶端!边@短短的一句話被視作中國移動將停止飛聊運營的信號。

  中國聯通3.13+0.082.62%論迅速分割為兩派,支持中國移動的一方認為,此舉是移動有意將飛聊和飛信進行整合,謀求更大的發展。但更多的聲音倒向了“吐槽”的一方,他們覺得,先是類網絡電話業務Jego,再到類微信業務飛聊,中國移動最終選擇的是放棄,原因是運營不佳。

  至此為止,國內三大運營商中最接近互聯網的中國移動連損二將,意味著運營商試水移動互聯網初戰告負。有人說,“既是運營商整體的事,為何只以移動的成果定輸贏?”因為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,還只是在互聯網門前徘徊而已,更不靠譜。

  停掉飛聊是真心想整合

  在去年的2012年中國移動全球開發者大會上,中國移動CEO李躍曾表示,正在籌建移動互聯網公司和物聯網公司。半年過去了,移動互聯網公司仍然在籌建中,尚未掛牌。

  同樣在開發者大會上,李躍直言以微信為代表的O T T業務正對中國移動的傳統業務構成威脅。半年過去了,移動先是被卷入了沒由來的“微信收費風波”。近日,又被一則飛聊“停止更新”的消息推向了風口浪尖。

  接受南都記者采訪的中國移動內部人士并未用“停止運營”這樣的詞去描述飛聊,僅表示是停止更新,目的是與既有業務飛信進行深度的整合,把飛聊的現有業務放到飛信中去,再給予用戶“一款A pp,全方位服務”的體驗。

  這種說法從中國移動內部,以相對統一的口徑,從不同的途徑散播了出去。它不僅看上去非常體面,更是中國移動的“真心話”。一位為移動飛信業務提供業務支持的工程師告訴南都記者,其實目前飛信的功能已經能完全覆蓋飛聊,只是界面上有些不一樣。

  作為中國移動涉足移動互聯網的“百足”之一,用戶達1億的飛信是最成功的。如果這名工程師所言不虛,確實是中國移動的邏輯,那么把飛聊整合在優勢明顯的飛信里,倒是能把力量往一處使。

  不過,中國移動沒有必要這樣做。雖然被視作互聯網新兵,但移動和別的新兵不一樣,它擁有雄厚的資金實力和技術研發體系,養一個“飛聊”絕不是問題。以同樣實力雄厚的騰訊為例,Q Q和微信之間也有一定的重合關系,理論上一個手機Q Q就能包含所有的微信功能。但騰訊從未動過合二為一的念頭。相反,想得更多的是如何讓這兩大模塊各自走出一條康莊大道。

  互聯網路上的矛與盾

  既然“衣食無憂”,且有騰訊這樣的互聯網先行者做榜樣,中國移動為何會砍掉飛聊?業內較為激進的看法是發展至今,飛聊的用戶數不溫不火,中國移動的管理層不知道該怎么玩下去了。中國移動官方不愿對這種猜測做任何評論,不過從飛聊的誕生及其發展過程,多少能看出些端倪。

  騰訊微信于2011年推出,數月后,就在微信的起步不久,中國移動內部最具有互聯網思維的人已經看出了它的潛力。最終于2011年9月,與微信極為相似的中國移動飛聊進入市場。

  8個月的時間算不上是飛聊落后于微信的理由,因為小米科技的米聊比微信起步更早,卻敵不過微信。在用戶發展方式上,微信和飛聊起步時亦不相伯仲前者有Q Q做用戶背書,后者則擁有飛信及6億手機用戶。按照未經移動確認的數字,飛聊目前的用戶僅300萬左右,遠不及微信。雞肋雞肋,棄之可惜,但食之又確實是無味。

  假設中國移動對飛聊的態度是“放棄”,癥結是“無所適從”,那么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什么?一位接近中國移動的外包服務商向南都記者表示,在發展互聯網上,移動內始終都彌漫著一種矛盾的氛圍,“一方面,大家都知道,即便目前業務"日進斗金"的狀況還能維持相當長的時間,還是應該去走移動互聯網道路,且就算是爭個面子,也想把互聯網業務做起來!比欢,移動內部既有的基礎電信運營商機制、K PI考核方式、高層的既有思路和關心的重點,完全不是互聯網那一套。

  運營商的集體難關

  關于他提到的“面子”問題,南都記者從一位A pp開發者處得到了答案,“在一些互聯網聚會或論壇上,運營商的人也會來,但交流的內容很不"搭調",真正擁有互聯網思維的人很難和運營商的人聊到一起,覺得他們不懂行。另一方面,運營商內部做互聯網的人,又很想擺脫這種現狀!

  這些矛盾點幾乎充斥在每一個環節中。一位從互聯網公司跳槽至中國移動,最后又跳回傳統互聯網的人士則向南都記者表示,就像微信、Skype這些業務會沖擊移動原有的語音、短信業務一樣,飛聊、飛信這些業務理論上也會和既有業務“左右互搏”!澳氵@邊做起來了,回頭其他業務模塊把績效降低的原因算在你頭上,扯皮都扯不完!彼J為,這些問題一天解決不了,移動都很難真正走上互聯網的道路。

  此外,中國移動飛聊“折翼”,還被視作是運營商互聯網征程上共同的難關。因為收入最弱的中國聯通根本無暇在互聯網上動太多的腦筋;中國電信董事長王曉初也只是剛剛才提出“要用互聯網思維打造產業鏈”。相比之下,中國移動的互聯網經驗是最豐富的,像新老業務“左右互搏”這種問題,移動會遇到,電信和聯通同樣會遇到。

分享到:

合作伙伴

在線業務咨詢X


一鍵關注我們

掃描二維碼